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 学院概况 | 院校新闻 | 教学科研 | 招生就业 | 师生天地 | 校园风光 | 德育在线 | 院系设置 | 证书查询 | 合作交流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科研 -> 教育均衡如何兼顾优才优教?

内容正文

教育均衡如何兼顾优才优教?

为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教育部门一再强调不得设重点校办重点班。但对于有特殊禀赋的苗子,又的确需要开辟特殊的路径、进行重点的培养,这样才更利于为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打好基础。

优才优教应“优化环境”“改良土壤”
江苏省天一中学 沈茂德
  人才对于国家发展的重要性已无争议,对此,国家层面已有战略性设计,《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等文件中有明确说明。从国家到地方,甚至到学校,都有了不同程度的“结构化+选择性”的中长期设计。在具体的学校实践中,我们也不缺乏拔尖创新人才早期培养的校本性探索,以人大附中、北京八中、天津耀华中学、东北育才中学、江苏省天一中学等为核心成员的中国超常教育协作组的一大批学校,在拔尖创新人才早期培养的道路上已跋涉很久,也在许多领域形成了示范性的校本成果。
  我校以“普通高中创新人才培养研究中心”为主导,创新“自主、宽松、灵活”的人才培养模式;创造相对宽松和自由的学习与建设管理环境,通过充实、加速、能力分组等多种渠道,保证资优学生能力提升和差别化发展。
  成立“普通高中创新人才培养研究中心”。学校通过项目研究所,采取“专家引领、课题推动、阶段总结”的形式,形成一种专业化、研究型的管理体系,在实践中探索普通高中创新人才培养的规律,形成示范性、辐射性影响。组建普通高中创新人才培养教育研究所,负责项目推进、师资培养、课程开发、教学指导等方面的工作。密切与高校研究所的联系,加强同中国科协、知名高校研究所(5~10所)、新型企业(3~5家)等组织机构的联系,形成10~18名兼职教授的专业引领。
  开展拔尖创新人才培养实验研究。培养对象分为两种:第一类是综合素质优秀且具有创新发展潜能的学生;第二类是综合素养合格,但在某些方面具有突出特长的学生,或对某一领域具有浓厚的兴趣甚至达到痴迷程度,具有超常能力和潜质的学生。培养模式分为两种:一种是初中起步,六年一贯(部分学生五年),从小学阶段选拔综合素质全面、创新潜能突出且具有个性特长的学生组成创新实验班;另一种是高中起步,开设“大学先修课程”,探索“高校——中学合作培养”模式。2013年3月,我校选拔某些具有突出创新潜能且具有特长的学生先修北京大学课程;2014年,我校近 200名学生先修中国大学先修课程(CAP)。课程管理采用“素质评价+学分评价”的方式,即根据学生的不同特点和需要,选择适合学生的选课类型、学习方式,形成不同的“特色课程学习小组”“专长研究性能力课程”“项目实践课程”。增大课程选择的自由度和方便性,允许部分学生“免修某科课程、单科或部分学科加速、单科或部分学科跳级、提前选修上一年级某些课程、提前选修上一学段的课程、提前进入大学”等,增加学生对于课程的自主选择。
  以“天一科学院”为着力点,全面探索全校范围“丰富教学模式”。“丰富教学模式”通过一系列系统而具体的策略,将高水平的学习经验及高层次的思维技能整合到各课程、学科和学校的组织形式中去,增进学生的兴趣与努力,提高学生的创新思维能力。
  天一科学院成立于2008年,以“科技社团”为主要组织形式,以“校本选修课”为科技知识与技能学习基础,以“研究性学习”为主要学习方式,以“科技项目研究”为活动载体,通过“创新实验室”与校外科技实践基地平台的搭建,利用“高中、高校、高新企业”学习资源,培养学生创新兴趣和意识,提升学生自主学习能力,为将来成为科技创新人才打下基础。2013年,“天一科学院的建设与研究”获得江苏省教学改革成果特等奖。
  以“STS综合创新课程基地”为平台,探索研究性学习模型。STS是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社会(Society)的英文缩写。STS教育强调理科各科教学应与本学科的科学与技术、当前的社会生产和社会生活紧密结合。STS综合创新课程基地建设核心理念:“超越学科中心,增强课程综合性”,促进以“主题学习研究”“项目研究”为特征的学习方式的形成,促进教师跨学科研究,教学与实践相结合的教学方式转变。其切入点是建设跨学科的主题性学习领域和基于真实问题的项目性研究。这是对传统静态学科资源的动态开发,更加突出了学科教育的实践性。围绕学科内容开发实践性课程资源,建立综合性或主题性学科专用教室。以科学实验室建设为基础,开发并拓展相关学科资源。以项目研究引领、整合学科教学,改变教学方式。以社团凝聚、激发学生,融合校本选修课程、研究性学习、学生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资源。
  “STS综合创新课程基地”建设是对创新型拔尖人才培养的积极探索,更加突出了课程建设对学生发展的重要影响。我校以综合创新课程基地为平台,以创新载体建设为抓手,积极拓展课堂教学内容,切实转变教学方式,优化教学过程,强化实践能力,注重培养创新精神,促进学生自主学习、有效学习,全面提高学生综合素质,在探索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方面取得显著成效。
发现学生的创新潜质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名誉教授 吴武典
  古往今来都不缺考试能手,每年的考试状元都很风光,可是为何这些状元没能在踏上社会后成为行业状元呢?这可能是教育的问题。教育是培养英才的,英才≠第一名,不能让教育培养的学生“有记忆,没创意;有学历,没实力;有知识,没见识;有性格,没品格”。归根结底,这些问题大都与创造力有关。
  出身于文化殊异族群和贫困家庭的儿童,其创意特质被忽视和偏视的情况最为普遍。他们没有光鲜亮丽的外表,却往往潜藏着无穷的创造能量,犹如沙砾中的黄金,有待发掘。例如:善于废物利用、喜欢涂涂画画、情感丰富而强烈、喜欢用行为语言表达情意、喜爱并擅长创造性的戏剧和舞蹈、善于利用肢体动作反应、富有幽默感、富有想象力、善于脑力激荡、能忍受挫折等,这些皆是可贵的潜在创意特质。
  吴静吉教授指出,华人学生的创造力还处在卧虎待启、藏龙待醒的阶段,其原因在于华人社会过分强调IQ而忽略创造力;重视外在动机而忽略内在动机;强调知识来自权威的传授,忽略意义的主动建构;强调竞争表现、单打独斗,忽略团队合作、知识分享;强调考试结果,忽略学习过程;重视纸笔测验、记忆背诵,忽略真实评量、多元表现;支持乖男巧女、标准答案,排斥好奇求变、独立思考;重视创造知识的传授,忽略创造过程的体验;强调努力认真,忽略乐在其中;重视言教要求,忽略潜移默化;重视学科本位,忽略课程整合。这些都是有待导正的“忽视”现象。此外,华人社会对创造力“偏视”的现象亦需改变。所谓偏视,是只见创意特质的消极面,而不见其积极面。例如:慢条斯理,其实是细心沉思;不爱记忆,其实是喜欢思考;不喜欢学校,其实是喜欢学习;不喜欢社交,其实是喜欢独思;特立独行甚至言行叛逆,其实是寻求自主;不拘小节甚至没有礼节,其实是洒脱幽默。
  如何发掘华人学生的创造力?在课堂教学时,教师要注意这样的原则:支持并鼓励学生不平凡的想法和回答;以失败作为实际的教材;适应学生的个别差异;允许学生有时间思考;制造师生间、同学间相互尊重和接纳的氛围;察觉创造的多层面;鼓励课堂以外的学习活动;倾听及与学生打成一片;让学生有机会成为决定的一分子;鼓励每个学生都参与。
  【特别关注】
优才鉴定基准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教授 陈昭仪
  在台湾,一般把优才(资优生)分为一般智能优异、学术性向优异、艺术才能优异、创造能力优异、领导才能优异以及其他特殊才能优异等六种,《特殊教育法》对此有明确的界定:“一般智能优异”指在记忆、理解、分析、综合、推理、评鉴等方面,较同年龄具有卓越潜能或杰出表现者;其经鉴定后应符合下列各款规定之标准:个别智力测验评量结果在平均数正二个标准偏差或百分等级九十七以上;经专家学者、指导教师或家长观察推荐,并检附学习特质与表现卓越或杰出等之具体资料。
  “学术性向优异”指在语文、数学、社会科学或自然科学等学术领域,较同年龄具有卓越潜能或杰出表现者;其经鉴定后应符合下列各款规定标准之一:前述任一领域学术性向或成就测验得分在平均数正二个标准偏差或百分等级九十七以上,并经专家学者、指导教师或家长观察推荐,及检附专长学科学习特质与表现卓越或杰出等之具体资料;参加政府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举办之国际性或全国性有关学科竞赛或展览活动表现特别优异,获前三等奖项;参加学术研究单位长期辅导之有关学科研习活动,成就特别优异,经主办单位推荐;独立研究成果优异并刊载于学术性刊物,经专家学者或指导教师推荐,并检附具体资料。
  “艺术才能优异”指在视觉或表演艺术方面具有卓越潜能或杰出表现者;其经鉴定后应符合下列各款规定标准之一:前述任一领域艺术性向测验得分在平均数正二个标准偏差或百分等级九十七以上,或术科测验表现优异,并经专家学者、指导教师或家长观察推荐,及检附艺术才能特质与表现卓越或杰出等之具体资料;参加政府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举办之国际性或全国性各该类学科竞赛表现特别优异,获前三等奖项。
  “其他特殊才能优异”指在肢体动作、工具运用、计算机、棋艺、牌艺等方面具有卓越潜能或杰出表现者;其经鉴定后应符合下列各款规定之标准:参加政府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举办之国际性或全国性技艺竞赛表现特别优异,获前三等奖项;经专家学者、指导教师或家长观察推荐,并检附专长才能特质与表现卓越或杰出等之具体资料。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