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 学院概况 | 院校新闻 | 教学科研 | 招生就业 | 师生天地 | 校园风光 | 德育在线 | 院系设置 | 证书查询 | 合作交流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师生天地 -> 致我们的青春

内容正文

致我们的青春

时间经不起推敲,一切仿佛还在昨天,却不料已走上讲台整整10年。从学生变为老师,仍然能记得求学时的意气风发,仍然能回想起曾经的青春叛逆,仍然能触摸到满带青春气息的懵懂理想。“致青春”和“时间都去哪儿了”是近来两个时髦的词儿。仔细想来,也无非都是抓着过去的影子,点击记忆的瞬间,品味人生的岁月。在这第30个教师节来临之际,忽然觉得也应该写点儿什么,问问那流逝的时间,以致敬我们的“青葱年华”。
    说起到技工学校工作,有点儿偶然。学校的招聘会前,我已基本选定了一所普通高中作为自己的工作单位。所以招聘会是我百无聊赖之中,随手拿着简历在消磨时光。当时也只是看到别的招聘单位人山人海的乱挤,就选了几个“人迹罕至”的清水部落,随意的聊几句。不曾想,这样聊聊数语,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记得当时是闫校长和邢主任代表学校负责初步招聘的面试。真正令人奇怪的是,无论是招聘者还是应聘者,关于招聘的事说的很少。反而谈论起了我简历封面手写的诗经中“食野之苹,呦呦鹿鸣”这句诗。不敢说“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的大话,但没有了以往招聘单位对于应聘者“四六级证书、计算机证书、是否党员”的俗套逻辑,委实让我感叹不已。
    于是,就像史铁生和地坛一样,我和长治技师学院绑在了一起。
    一同到学校上班的一共有十多个男男女女,都是二十郎当岁的精气十足的年龄。于是,我们这帮人在大学毕业的第一个暑假就没有了假期(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暑假从此就没有了)。整日里搬机床,搬教室、刷油漆、焊课桌,最让我称赞的是,我一个从不知“车床”为何物的文学青年(当年自诩啊!),既然跟着机床厂的师傅、车间的刘永宁师傅一同去完成机床调校。
    技校的生活是别一样的生活,当老师去上课放佛根本不值得一提。因为,我们还要完成班主任、值班、指导学生军训等等各种各样的事宜。初始,有些不明白,但也没有多想,就凭着年轻人的憨劲儿拗着往前走。慢慢的发现,在技校我们还有面对学生企业实习的管理、安全的教育,还要承担各种各样的企业培训工作,更有甚者一些省里的、市里的技能竞赛也一直在学校开展。那时候没有其它的想法,就知道上班,累了就睡,醒来接着干。
    渐渐的,工作性质发生了变化,接触的事情逐步增多。当看到当年招聘我的闫校长、邢主任也开始增添白发,当看到曾经给我讲述技校发展历史的老教师一个个离开工作岗位、光荣退休,当一扭头发现同来的小伙伴一个个拖家带口、扶老携幼,相夫教子、年过而立之时,我忽然觉得宿命的轮回中我们的青春也只剩了尾巴,禁不住唏嘘叹息。
    回忆这十年,变迁的是岁月,学生如同铁打的营盘中流水的士兵一样,一茬一茬的更替,变化的学校承载着我们的变化。有一天,行走在海棠的校园里,看到一栋栋崭新的建筑、一台台先进的设备、一对队队和我们当年一样充满青春活力的同学,还有那记录海棠洗衣机厂历史、看着海棠校区发展变化的一颗颗大柳树,我发现其实不是我们在记忆青春,相反这校园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样在记录青春的我们。没有这些,我们的青春还能剩下什么?
    回忆这十年,我的青春是一张大大的宣纸,它的名字是长治技师学院。在这里虽然没有惊涛拍岸,也没有山舞银蛇,但是在这里有一群优秀的老师,让我学习,让我领悟;在这里,有一群可爱的学生,给我快乐,给我笑声;在这里我收获了许多,酸甜苦辣,各种滋味,让我的青春飞扬;在这里,我从一张宣纸开始蜕变。
    老树新芽、枯木开花,半生的话藏进了满头白发。我们无法阻挡时间的脚步,无法抹去岁月粉刷的痕迹,如果人生的青春躲进了白发,那么作为教师的我们,青春去哪了呢?我想,教师的青春在黑板上调动的字符里,在教室里回荡的清脆的声调中,在实训场飞溅的火花和铁屑中,在一张张青春的笑脸上,在学生技能翱翔的羽翼里。每个人的青春都将老去,我很庆幸,我的青春在教师的岗位演绎,却在更多的人的青春里放飞!
站长统计